wanbo.com-若在当代NBA打球,乔丹难成历史第一人?他的最大挑战来自场外

5月

wanbo.com-若在当代NBA打球,乔丹难成历史第一人?他的最大挑战来自场外

纪录片《最后之舞》的上映,让迈克尔-乔丹的话题明显增加。一个有趣的问题被频频提及,如果乔丹在当代NBA打球,他还会成为历史第一人吗?

关于这个话题,美国不少专家和媒体有过解析。有人从乔丹的数据着眼,认为他在当代NBA打球能场均得到40-50分,完全可以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历史地位;也有人从NBA的大环境考虑,认为他在联盟里会遇到更大的挑战,抱团之风的日益盛行,可能会让他的冲冠之路变得更加艰辛。不过,很少有人提到当代NBA不同以往的场外因素——社交媒体。这或许才是飞人在当代打球面临的最大挑战。

乔丹并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特别是公牛生涯的最后一段时期。他厌倦了每天应付各种媒体记者,即便是那些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的记者,他也懒得搭理。

“在一些训练结束后,他走过我和《芝加哥论坛报》的记者,我们看着他,就像在询问‘今天?可以(采访)吗?’”名嘴斯基普-贝勒斯曾回忆道,“他通常只是皱着眉头,转了转眼球,有一天,他经过我们俩身边时,还说了句‘我今天不想跟你们这些混蛋说话’。”

乔丹认为自己应付媒体,已经耗费了大量精力。可是设想一下,如果他在这个社媒时代,他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要应对球队的麻烦。罗德曼的放荡不羁,皮蓬和管理层的激烈矛盾,方方面面,都会让乔丹跟着被卷进社交媒体的漩涡。

《纽约时报》的记者马克-斯坦恩曾说过:“几乎每一个和我交谈过的那个时代的球员,都很庆幸那时候没有社交媒体。公牛队,尤其如此,他们更应该特别特别庆幸。乔丹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超级球星,但别忘了90年代中期的媒体关注度,就已经足够刺激他的神经。”

和如今的社媒威力相比,那时候的媒体力量,真的只是小儿科。ESPN高级记者杰基-麦克穆兰说过:“公牛太幸运了,那时候社交媒体并不存在,罗德曼太疯狂,乔丹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不愿意和其他人分享他的生活。他很重视隐私,但当今的人们可不会尊重他的隐私。”

1993年东部决赛期间,乔丹曾开溜去赌场玩乐,当时的报纸要到一两天后才会有消息流出。换作社交媒体时代,乔丹刚在赌场坐下几分钟,他的玩牌照片就会出现在某个人的IG动态中。罗德曼的所谓“拉斯维加斯休假”,在这个时代会引爆推特。皮蓬抱怨克劳斯的事件,可能会衍生出上千个表情包……

就像马克-斯坦恩曾指出的那样,传统媒体对乔丹的过分关注,是他在1993年总决赛后决定退役的重要原因。“他讨厌每个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杰基-麦克穆兰点评道。换作如今的社交媒体,也许乔丹会更早萌生退意,他的赛场成就或许会大打折扣,这也会进而影响到他成为历史第一人的结局。

美媒认为,社交媒体的无形压力,往往被人们所忽视,他们认为这是为什么詹姆斯连续八次打进总决赛以及勇士连续五次杀入总决赛值得尊重的原因。他们承受着来自社媒的巨大压力,而且能成功摆脱干扰。

社媒时代下的球员迈克尔-乔丹,会是什么样?他本人曾说过这样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存活在这个推特时代,在如今你没有那么多你想拥有的私人空间,一些看似很小的很无谓的事情,到最后都可能被别人误解。”

是的,乔丹会在社交媒体上收获无数粉丝,但他的缺点和问题也会被无限放大。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样的时代中好好打球,球场上的对手或许依然难以阻挡他,但球场外的“对手”却可能成为他通往“历史第一人”宝座的拦路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